Turn page   Night
equitrustforex > Apocalyptic Forecast > Apocalyptic Forecast Chapter 1144
Apocalyptic Forecast Chapter 1144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在涌动的灾厄之中,重重死境降下,如同跗骨之蛆一样嵌入在了碎片之中,便开始迅速的扩散流毒。

无穷恶意流窜在地脉、洋流和风,来自Abyss 的污染不断的在碎片内各处浮现,仿佛一个个巨大的霉菌斑点,令人作呕。

但此刻,所有Abyss 阵营的存在看到这样的景象,内心之中也丝毫没有任何的欢欣和愉快。

tentatively 不提被现境逼到了这种程度,导致丧失主动。

光是天梯的损失就让所有人心中隐隐作痛,甚至还有弄臣在腹诽大君装逼不看场合:你倒是有特权早点用啊,非要等天梯碎了才拿出来。

逼让你装完了,可亏不还是要吃么?

好了,现在没有天梯居中串联,各个地狱所降下的力量就只能各自为战,无法最大程度彼此协调呼应。

威慑力差的不是little bit 。

稍微一不注意,恐怕就要被现境给分割围剿了。

但奈何,实在没有人有那个勇气去当着大君的面提意见。

上一次赶在大君面前说你脑子有问题的人都已经……哦,都已经坐在大君的棋盘对面和他对赌了。

但没有三两三,谁特么的敢跟马库斯那mental disorder 一样,跟Ruler 当面硬撼啊?

就连马库斯,不也是依靠着昔日Utopia 作为支柱,才有了在Abyss 之中纵横捭阖的余地么?

真有弄臣敢哪壶不开提哪壶,吹笛人管will not 管,说不定还会在旁边看乐子,嘲笑自己的下属如此没有眼力价儿,愚蠢的足以载入今年的弄臣的创意死法Ranking List 里。

顺带一提,第一已经被赫笛那个家伙所预定了。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全盘优势在手的情况下,结果被Huai Shi dangerous spot 翻盘,被鹦鹉螺给forcibly 干爆,不论是下场的惨烈还是滑稽,其他人都无从企及。

从他再没办法给吹笛人提供开怀的剧目和演出之后,便被剥离了Abyss 之印,从弄臣之中除名了。

根据可靠消息——那家伙还被抓回去做成了戒指,dignified 上位弄臣和大Alchemy 师,沦落到给一个小child 上课后辅导班的程度。

怎地一个惨字了得。

有了这么惨烈的前车之鉴,现在的弄臣们看到Huai Shi ,就跟看到Astronomical Society 的老歪脖子树一样,打心里发憷。

如今他在黑名单上的排名序列,已经上升到了第四十六名。

和原本的九十一相比,堪称进度喜人。

倘若不是他还没有Fifth Order 的话,怕不是能进入前二十里去!

简直是活生生的地狱眼中钉。

虽然Feng Ping 两极分化,但在heretical path of the devils 里,已经属于大家人人得而诛之的upright gentleman 了……

有机会给这样的家伙上眼药,大家绝对不会有任何的手软。

况且,不是还有一帮Utopia 的孤魂野鬼顶在前面的么?

就比方说,棋盘之前的……

马库斯!

那一瞬间,轮椅上,苍老的外交官骤然弯下腰,剧烈的呛咳,遍布皱纹的皮肤痉挛收缩在了一处。

心脏绞痛、肺腑撕裂,手足破碎,血液干涸,灵魂灼烧……

数之不尽的幻痛降临在那一具风中残烛一般的灵魂里。

他抬起面孔,遍布血丝的眼眸中,眼瞳收缩,浮现出一点点的漆黑。

凝固的征兆!

此刻,在盖亚碎片内的评估报告已经递送到了每一个决策室成员的手里,更早的时候,就已经在老人的轮椅扶手上亮起了数字。

修正值百分之六十六,歪曲度百分之三十四!

this world ,已经有百分之三十四的地方,被Abyss 所笼罩……

同理,作为赌注之一。

马库斯one third 的灵魂,迎来了地狱的青睐和赐福。

几乎naked eye 可见的,精纯到令人窒息的Abyss 真髓从天而降,灌注在了他的灵魂中,那力量,已经令无数弄臣和冠戴者妒恨到发狂!

地狱仿佛也在为之欢呼。

拉扯着他的意志。

“啧——”

罗马的万神殿之中,注目于此的皇帝皱frowned ,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按着自己的剑柄。

不发一语。

可是谁都能够感受到,缭绕在皇帝身上的寒意和愤怒。

就在马库斯身旁,from start to finish 没什么存在感的创造主·中岛伸手,从口袋里抽出一柄注射枪,顶在了马库斯的脖颈之上,扣动了扳机。

来自Inheritance Yard 的药剂注入灵魂。

强行遏制了扩散的污染和侵蚀,不惜撕裂他的灵魂为后果,将凝固的症状压制在one third 的左右。

轮椅上的老人痉挛着,从抽搐中忽然僵硬了一瞬,许久,才从喉咙里吐露出呛咳的声音。

斑驳的白发从额前垂落,无比狼狈。

早已经,汗流浃背。

如是,casually 的擦拭着嘴角的污渍和口水,马库斯再度lifts the head ,冷漠的催促:“怎么了?继续啊。”

于是,在他前面,棋手们收回了关切或是忧虑的视线,再不回头。

唯有宝座之上的大君发出轻笑。

“瞧啊,我的朋友,如此顽固挣扎的姿态,实在让人心折。”

他赞许的轻叹:”不论看多少次,那宛如thunder 一般的耀眼光亮也是如此的让人着迷。”

“虽然对您这样的powerhouse 不敬是取死之道,但我实在想说您省省吧。”

马库斯微微摇头,叹息:“我已经有要奉献一生的理想了,没有任何东西能够同它mention on equal terms ,大君,哪怕是你也一样。”

“haha ,汝等的时光只有短短的百年,Eyes Obscured by a Single Leaf ,有所执着和偏颇也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马库斯,我不在乎你的轻蔑和失礼,总有一日你会明白我所赐下的东西有多么宝贵。

在那之前,你尽可挣扎和反抗,但一切不会有用。

就好像你的world 终将沉没一样,你终究会来到这里。”

大君宽宏的微笑着,告诉他:

“时间站在我们这一边。”

世上最强的武器,世间最珍贵的宝藏、地狱中lifespan 最长的生物,最古老的纪元里残存的遗物,Abyss 里最引人发狂的美人,乃至蕴藏着无穷力量的宝珠、由无数死亡所凝结成的钻石,拯救一切同时又令一切彻底畸变的灾厄和灾厄……

在thunder 之海,这些东西,应有尽有。

可和其他的地方不同,最美好的东西,只配最powerhouse 拥有和享受!

就好像此刻的眼前,那一道现境最为璀璨的灵魂。

哪怕是大君的宝库中,也没有多少能够于他比拟的收藏。

他有充分的耐心去等待。

有朝一日,马库斯

Click here to report chapter errors,After the report, the editor will correct the chapter content within two minutes, please be pati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