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rn page   Night
equitrustforex > I’m Really a Villain > I’m Really a Villain Chapter 1629
I’m Really a Villain Chapter 1629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圣庭之始,始于Heavenly Dao 。

以我之魂,创天行路。”

只见承Heavenly Dao Fruit a light shout 。

那庞大的巨人直接躺在苍穹上,巨人身上的太阳、星辰以及月亮,越来越耀眼。

转眼间,巨人的silhouette 已经不再是silhouette 了。

而变成了一条Path to Heaven 。

“引通Power of Heaven ,extinguishing soul 除魔。”承Heavenly Dao Fruit 又是loudly shouted 。

只见both of his hands 朝上。

强大的力量拖住整条通天路。

对于圣庭的dao fruit powerhouse 而言,他们不仅仅能使用Rule Power 。

还能连接Heavenly Dao ,运用Heavenly Dao Strength 摧毁敌人。

试想一下,Heavenly Dao 是何等的强大。

哪怕再弱的力量,对于人类而言,都是伟岸不可抗拒的。

通天路上,连接天穹。

一道洪流从天而降,朝True Martial 始祖镇压而去。

若是其他dao fruit ,恐怕还真要被打的completely unprepared 。

可惜这承Heavenly Dao Fruit 遇见的是True Martial 始祖。

一个已经做好准备伐天的男人。

“我尚且敢直面Heavenly Dao ,做好了伐天之志,又岂会怕一道小小的Heaven and Earth 洪流不成。”

True Martial 始祖loudly shouted 。

只见他一张嘴,自身同样变大了数倍。

比Heaven and Earth’s Law Manifestation 还要夸张的巨人。

直接一口将所有的Heaven and Earth 洪流给吞噬其中。

他这一举动,似乎是惹恼的Heavenly Dao 般。

只见苍穹上,一缕缕purple 的thunder 闪电在暴动着。

“hong long long ,hong long long 。”

Heaven and Earth 犹如震怒般。

这一幕,震撼着所有人。

True Martial 始祖这是冒犯Heavenly Dao 啊,要知道Heavenly Dao 的力量哪有那么好夺取的。

自古便是,Heavenly Dao Sovereign 一切。

Heavenly Dao 给你的,你才能要。

哪有人敢悖逆Heavenly Dao 的意愿,吞噬它的力量。

这么做,便是对Heavenly Dao 的大不敬。

此刻,Heavenly Dao 震怒,无边黑云咆哮在苍穹上,万里黄风吹拂过Heaven and Earth 尽头。

purple thunder 扶摇直上九万里,化作雷海vast and boundless 。

而苍穹上,升起了无数道的洪流之柱。

每一根柱子,都代表着一道Heavenly Dao 的力量,它们crushing dry weeds and smashing rotten wood ,黑云压城城欲摧般的imposing manner 。

全部尽数朝True Martial 始祖杀了过来。

True Martial 始祖coldly snorted 。

神色微微有些认真。

“今日你来多少,我便吞噬多少。

我倒要看看,你这Heavenly Dao 可敢现身一战。

at worst ,便将终极一战的伐天提前了。”

True Martial 始祖说到这,主动朝洪流的中心点踏空而去。

不断的吞噬着其中浩瀚的力量。

这力量落在他的嘴里,无论多么的狂暴,都无法动摇他半分。

渐渐的,伴随着所有的力量都被吞噬。

Heavenly Dao 的震怒越来越弱。

乌云渐渐消散,大荒仿佛又恢复了那种黄沙萧瑟的场景。

恰在此时,在力量被吞噬的那一刻。

苍穹上,突然伸出一只大手。

以dao fruit powerhouse 都没有注意的速度,直接落在了True Martial 始祖的身上。

“hong” 的一声。

天穹炸裂,spiritual qi 风暴涌动而出。

True Martial 始祖的silhouette 也倒飞坠落而下。

“始祖,”有人大喊道。

有人惊呼着。

这突然的变故让所有人都是一愣。

众人抬头看去,只见苍穹云雾的缭绕中,一道silhouette faintly discernible 的隐藏其中。

虽然silhouette fuzzy 。

但他给人的感觉却十分的浩瀚。

他就站在那里,身上无意间爆发出来的imposing manner ,就颇有些独断万古,横跨Nine Territories 。

纵横捭阖,独孤不败的感觉。

仿佛这一道silhouette ,就是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最伟岸的,用无法跨越的silhouette 。

任谁看了,都只会觉得自身渺小不已。

哪怕是dao fruit powerhouse ,都要生出一种仰视的感觉。

“这……究竟是何人?”

众人都没有察觉到,只有承Heavenly Dao Fruit 似乎想到了什么,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

神情庄严又肃穆。

………

“Saint Ancestor ,我还以为你不会来呢。”

True Martial 始祖的大笑声响起。

只见他完好无损,从苍穹上再次踏空而来。

“怎么,既然来了why not 现身一战,躲躲藏藏算什么。”

听到True Martial 始祖的话,苍穹上,顿时传来一道浩瀚的声音。

这声音掩盖了整个大荒。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唯有此音。

“True Martial ,蝼蚁不自知。

你还有回头路,莫要自误了。”

声音不断轰隆,但是却imposing manner 十足。

回荡在众人的耳中,仿佛敲打着他们的心扉,让人迷途知返,回首往昔。

“Saint Ancestor ,你我差不了多少。

你古惑不了我,”True Martial 始祖微微shook the head 。

“既然来了,那便

Click here to report chapter errors,After the report, the editor will correct the chapter content within two minutes, please be patient.